任子行股价业绩严重背离 7340万交易或涉利益输送
2021-08-10 21:57:15 来源: 长江商报

创业板公司任子行(300311.SZ)有些任性了。

二级市场上,8月3日,任子行股价强势封板,大涨20CM。

类似这样的涨幅,近一个月,任子行上演了三次,短短一个月,股价翻倍上涨。

任子行主营业务为网路安全,近期,网络安全龙头三六零的股价依旧毫无精气神。是什么推动了任子行股价飙涨?

任子行的基本面并不好看。2018年至2020年,其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亏损,今年一季度依旧为亏损。股价飙涨、主营业务经营亏损,任子行拿什么支撑大幅上涨的股价?

任子行还有一些异常操作。根据公告,公司计划以合计7340万元出售两家公司股权。而在2014年、2016年,任子行分别通过支付现金及发行股份合计作价10.13亿元收购了这两家公司,并将其纳入合并报表。

10.13亿元收购的两家公司,7340万元出售,折价接盘者为任子行的控股股东的关联方。

这一交易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暴涨的股价与业绩严重背离

股价任性上涨的任子行基本面有些糟糕。

今年一季度,任子行实现营业收入0.94亿元,同比下降0.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22亿元,虽然较去年同期减亏51.58%,但依然为亏损。其一季度的扣非净利润为-0.30亿元,也处于亏损状态。

任子行于2012年4月25日在创业板挂牌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网络安全。上市当年,高速增长的业绩大幅放缓,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变动10.20%、1.14%、-7.20%。2013年至2016年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表现为稳定增长。

2017年、2018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9亿元、11.79亿元,同比增长53.74%、15.71%,对应的净利润为1.09亿元、2.14亿元,同比增长131.05%、96.68%,均为高速增长。不过,扣非净利润并未随之高速增长。这两年,公司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32亿元、-0.18亿元,同比变动105.55%、-156.53%。2018年为上市后扣非净利润首次亏损。

2019年的经营业绩更是一片惨淡。当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9.96亿元,同比下降15.51%,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2.46亿元,营业收入下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陷入亏损。

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8.78亿元,较上年下降11.87%,净利润为0.17亿元,勉强实现扭亏为盈,但其扭亏并非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提升,而是非经常性损益助力的结果。当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0.34亿元,公司扣非净利润为-0.17亿元,依旧为亏损。

综上,2018年至2020年的三年,任子行的扣非净利润持续为亏损。这表明,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较差。

由于任子行暂未披露今年半年报、业绩预告等,暂无从知晓其今年上半年整体经营情况,从已经披露的一季报看,扣非净利润依旧亏损,公司基本面仍无明显改善。

然而,从今年7月开始,二级市场上的任子行股价大幅上行。

K线图显示,今年7月1日,任子行股价为5.60元/股,7月5日,大涨16.31%达到6.56元/股。经过几天调整,7月12日股价强势涨停,涨幅达19.97%,股价达7.15元/股。7月13日,股价再度上涨20%,到7月20日,股价最高达12.62元/股。随后几个交易日,股价有所回落,8月3日,股价再度大涨20%,达到11.99元/股。

至此,一个月时间,股价从5.60元/股上涨至11.99元/股,累计涨幅达114.11%。

基本面没有明显改善情况下,任子行的股价为何突然大幅上涨?交易所也对此高度关注,向任子行下发关注函,要求核查。

超高价买低价卖的生意

任子行的经营基本面不佳,与其任性超高溢价收购资产有关。

任子行的发行价为15元/股,2012年,股价多以跌破发行价面貌出现。2013年、2014年,股价缓慢上涨,到2015年1月5日,股价为21.71元/股。随着牛市行情的到来,公司股价大幅飙涨,到当年6月1日,股价最高涨至102.85元/股,不到6个月的涨幅达3.74倍。不过,随着当年A股市场大幅波动,任子行的股价出现自由落体式下跌。2015年7月9日,股价最低为20.56元/股。

二级市场上的大幅变动,可能与公司的资本运作有一定关联。2014年开始,公司实施了系列资产并购。

2014年9月,任子行通过支付现金及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州苏州唐人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唐人数码)100%股权,交易价格为6.03亿元。这次收购,溢价率高达698.69%。

2015年3月,任子行出资1500万元收购亚鸿世纪51%股权。尽管交易价格不高,但溢价率同样惊人。2014年底,亚鸿世纪净资产仅有163.15万,且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任子行收购了剩余的49%股权,此次收购的增值率接近19倍。

2016年12月23日,任子行又宣布出资4.10亿元收购深圳泡椒思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泡椒思志)100%股权。泡椒思志从事移动应用分发及手游代理等业务。

这几次收购效果如何呢?

2015-2017年的三年承诺期,唐人数码精准达标,但在2018年,唐人数码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超过50%。2020年7月20日,因业绩承诺问题,任子行将丁伟国、蒋利琴等4人告上了深圳中院,要求补偿5.9亿元。

亚鸿世纪有点离奇。收购之前亏损的亚鸿世纪在收购之后业绩大增,2016年,其实现营业收入1.64亿元、净利润3295.28万元,同比分别增长674.31%、351.47%。2018年,亚鸿世纪取代唐人数码成为任子行创造净利润最多的子公司,占当年公司净利润的比例达37.91%。不过,随后,业绩有所回落。

收购泡椒思志时,交易对方承诺,其在2017年至2019年实现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1.5亿元。结果其连续三年均未兑现承诺,且在2019年的净利润只有934.48万元,远低于承诺数6000万元。

2019年,任子行为此计提商誉减值2.51亿元。

如今,曾经高溢价收购的资产,任子行准备卖给关联方。

今年6月11日,任子行公告称,拟向深圳市飞花文化有限公司(简称“飞花文化”)转让唐人数码100%股权、泡椒思志100%股权,交易价格分别为2200万元、5140万元。

曾经合计10.13亿元收购的两家公司,如今7340万元出售,任子行图啥?

2020年报显示,唐人数码、泡椒思志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471.34万元、1534.11万元。

备受关注的是,本次交易的受让方飞花文化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景晓东,其是任子行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景晓军的一致行动人,二人为兄弟关系。此前,景晓东曾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因此,市场质疑,任子行的本次交易存在利益输送情形。

(记者 明鸿泽)